昨天去看洋基對抗天使,這回買的位子是在左外野的全壘打牆外,標示著界外球範圍的黃色柱子高高地擋在我和捕手
Jorge Posada之間,王建民只剩黑點大了。由於是星期天,許多觀眾都是全家穿著球衣出動,到處都是喊著要吃冰淇淋的小孩,載上墨鏡的大人們隨意地聊著天,吹吹風喝喝啤酒,享受半天太陽和綠草地上的比賽,這就是滿典型的美國棒球場邊風景了。 

但是跟前幾次比起來,洋基球場的安全檢查明顯地嚴格許多。本來觀眾進場前就必須檢查包包、手機和相機都必須打開電源以示正常。因為前幾天英國抓到幾個恐怖分子並且發現液態炸彈,因此所有的瓶裝飲料都必須當場喝一口給警衛看才行。

球場裡穿著黃
T恤負責維護秩序的工作人員也是前所未見的多,特別是在內野靠近休息區上方,望過去在一片洋基海軍藍中出現好幾條黃龍,十分醒目。我揹著相機想走到本壘後方找近一點的角度拍照,在每個包廂入口都被擋下來要求出示票券,並且要求我回到自己的座位別再過去。想繞過這些安全人員當然還是有路子啦!但是我沒有辦法承受一再被人質疑和回絕的難堪,最後還是悻悻然地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去。 

坐我隔壁的白人小爹自己帶著一個大概四歲的男孩來看球,用夾鏈袋裝了一小袋葡萄來給小孩吃,自己倒是啤酒一杯喝過一杯。第一局才開始,洋基就丟掉三分,在我看來是王建民的球路被摸透加上
A-Rod失誤連連,小爸爸忍不住嘶吼了幾句,又馬上低頭跟兒子說不要學,忙得很。 

輸球的時候總覺得球賽打得特別快。不知不覺第五局整理場地的
YMCA也唱完了,王建民在丟了五分以後,又在六局上面臨滿壘的壓力。一定要換投手了吧?我看著教練從休息區走出來,JeterPosadaA-Rod等內野守備也走近投手丘,然後牛棚裡的救援投手在全場的歡呼聲中登場。除了王建民,這一局還沒有人出局。隔壁的小男孩問著:「Are we going to lose?」小爸爸說:「I don’t know, buddy. I really don’t know. We got to have faith. 

其實救援投手的表現還不錯,可惜洋基打線沒有發揮,我開始進入睡眠狀態,白人小爹在七局結束就帶著男孩走了,我們還一直待到九局下,看到兩出局之後才轟出的兩支一分全壘打才告了結。我想這天已經是我們在紐約看的最後一場洋基球賽,趁著前面的觀眾走得差不多了,想叫兒子以球場為背景拍張紀念照,不過連這點都有困難──制服警衛從最前排的座位開始趕人,所有的人都不能逗留。
 

這讓我想到一個不能以「有趣」來形容的畫面。先前為了怕有人會把炸彈藏在鞋跟裡上飛機,所有的人都必須脫下鞋子通過金屬探測器。現在當局聲稱因為液態炸彈太容易做了,所以全面禁帶所有液狀和凝膠狀物體上機。我得聲明,而且應該許多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對飛安有多麼重視,但是身為旅人,卻很難不想到以後大家在機場登機時,會先擠在金屬探測器前,光著腳、洗頭髮、噴髮膠、抹面霜、刷牙和喝完水以後再通關這個讓人啼笑皆非的畫面。

感覺上就像我們支持的那個強隊,一開始就被對手先馳得點,苦苦追趕到第六局,有備而來的對手又大舉來襲,無人出局的情況下接連得分,球賽似乎沒有盡頭。我們開始改變戰略、換投手、調守備,只希望能夠先了結這一局。接下來能夠扳回一城嗎?或者有機會在九局下半打成平手、進入延長賽呢?球賽進行到後面三分之一,許多觀眾已經先離席了,面對未知的勝負,走不成和不願走的人的確要有信念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ocat 的頭像
kuocat

A Drifter's Destiny 旅人城郭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