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時間果凍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P1010199.JPG

颱風將至的早晨,經過一個很久不曾再去的地方。從高架捷運車廂內往下看,不知不覺竟與二十年前的畫面相疊,這種電影裡才會出現的倒敘情節處理手法居然直接出現在腦海,證明了貓應該不是初老狀態,而是老起來放很久了。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篇整理稿原載於1999年2月5日星期五的自由時報第41頁《自由副刊》上,我猜想應該可以回答部分朋友覺得不盡詳盡的部分。至於當初訪談時錄下的錄音帶,我實在沒有辦法再回頭去聽一次。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個故事在我下筆之前和之中,都延宕太久了,因此即使我決定要極盡可能地快速交待過去,卻無論如何也辦不到。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唸的那所教會中學,有很多特質。
 
首先,它是一所同時擁有初中部和高中部的完全中學,我在學的時候,初中部只有九班,每班約六十人;高中部只有五班,每班也大概六十人。分班的標準不僅在年紀,還要分男女。根據沒有根據的無知青少年耳語傳播,它最早是由一座男校與一座女校合併而來,因而校園的配置是一進校門就男右女左,各安本分。男女生部間,隔著兩座集合場、兩座大草坪、一座大禮堂和一條小水溝。這條水溝的主要功能除了排水,還用來畫分男女生部各自打掃的區域,自然不免被睪酮素過度分泌的青少年冠以「愛河」之稱。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進入媒體工作之前,我在三萬呎的高空端盤子端了兩年多。
 
那個環境要稱作職場,可能有點爭議,因為工作場所不盡相同(不同航線會換不同機型的飛機)、同事不盡相同(每一次出勤都是從數千名空服員中抽選的隨機組合),唯一大同小異的是端著盤子和一直走來走去。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告訴小說家有關小學同學的錯殺事件之後,他詫異地笑了,說:「喂~這個可以寫成小說了唷!」

 

當時這位備受國內文壇矚目、屢屢獲獎的青年小說家才剛退伍,報社的文學副刊編輯,是他這輩子第一份正職工作。上班的第一天,組裡最資淺的我負責帶他熟悉工作流程:剪報、審稿、校對……。比我年紀大一點點、瘦瘦高高的他背有點駝,戴著眼鏡,話很少、幾乎沒有提問,沒有表情的臉上看得出有一點心慌、有一點緊張。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我國小新生入學的第一天,我們家正好從鎮上搬到郊區新蓋好的連棟式集合住宅。沒想到那天中午一年級新生提早放學,同學們都走了,其他年級卻還沒放學。我在空無一人的校門口等不到父親來接,就決定要一個人走路回新家。

 

憑著早上出門時留下來的模糊印象,我一個勁兒地往前走。不知道過了多久,也不知道走了多遠,停下腳步時,才發覺自己已經被一片一望無際的稻田所包圍。心慌得不知道要哭的我,遲疑地再往前稍微走了一段又往回走,又來來回回地不知走了幾趟,才發現四周沒有人!到處都沒有人!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國小五年級的時候,因為某些孩童時期難以回憶和理解的理由,我轉學到一所在小鎮郊區的小學。那所四周被稻田圍繞的小學,一個年級只有四班,師生的人數比我原來唸的小學足足少了一半以上。而且同學之中,90%都是住在小鎮邊緣地帶的農田裡,每天早上得從家裡騎一小時腳踏車來上學。跟第一所小學裡的鎮民代表、小鎮醫生、銀樓鐘錶……等家庭出身的同學相比,來自基層公務員家庭的我算是十分省吃儉用;但是跟新同學比起來,我家已經是了不起的衣食無虞。

 

舉例來說,新同學一聽到下課鐘聲,老師還沒喊下課呢!許多人就已經爬過窗戶、翻過圍牆,一溜煙地消失在稻田裡;直到上課鐘響才再度出現。剛轉學過去的前幾天,對這一切十分陌生的我,還疑惑著是不是學校操場不夠大,不足以應付農村子弟消耗不完的精力。過一陣子,慢慢地跟大家混熟了點,才鼓起勇氣追著其他人的腳步趕出去看個究竟。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個很難敘述的故事。因為細節太紛亂,結局卻從一開始就顯而易見。

在考上大學之前,我的小宇宙大概只有一個三十萬人口的鄉鎮那麼大。那是個文組錄取率還無法突破20%的年代,許多我的高中同班同學都在重考之列。其中一個死黨臥薪嘗膽一年後,和幾個同校的男同學不約而同地考取了中部某所大學。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我大學女同學逐漸邁向生命終點的同時,班上還有另外一個身影也在安靜的消失當中。

我們系上那兩年因為某佛教團體的緣故,前後來了兩位泰國僧侶。身材高大、年輕時好勇鬥狠、二戰時期是泰國皇家空軍戰鬥機飛行員的師兄,早一年來;黝黑瘦小、曾是充滿夢想個性不羈藝術家的師弟跟我們同班。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唸大學跟中學最大的不同是,雖然是同班同學,但從來沒有到齊過。總是會有人像游離的幽魂,料不準何時會出沒。

 

班上有個女生,大一剛開始時,在上共同課的課堂上還見過幾次面,個頭小小的,中等長度的直髮束在頸後,印象中沒聽過她開口說話,所以記憶中,只有擦身而過時她硬擠出來的一抹羞澀的笑。後來因為選修的科目變多了,到了大二的時候,就沒再碰面了。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