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點一到,Governor Bryce 在三部警車前導下自己一車列隊進場。以一個轄下人口數跟台灣人口一樣多、面積卻將近台灣 47.5 倍大的行政長官而言,這種排場算得上是非常節能減碳啦!


左圖是布里斯本市議政廳。塔樓上那座大鐘似乎每十五分鐘都會打一次,但貓沒有閒得在那裡站那麼久數過,所以不確定。這座鐘聲音大得整個市區都聽得一清二楚──雖然市區也不過是左右四條街圍起來而已。

中圖正在致詞的女士就是 Queensland Governor Quentin Bryce. 但搶在她之前第一個致詞的,卻是她身後那個戴著大圓帽的軍官。我想他如果不是這個昆士蘭州的總教頭,大概就是個喜歡穿軍服的event manager吧?

等總督致完詞,觀禮台下方左側的士兵便開始吹起號角來(右圖)。號角吹了兩段,在場所有曾經服役和現役軍人全都舉手敬禮。貓沒當過兵,不太了解這兩段是什麼意思,但是聽起來並不是非常愉快的。


騎兵隊。


第一次世界大戰陣亡將士遺族代表。


有這種孫女陪著遊行,貓也很樂意啊!


這位當然不是Fred,他的坐騎也沒服過役。


應該是軍護吧?


現役軍人。(有功勳彪炳的女士唷!)


遊行當天因為不是一起出發因而從開始就失散的Joanne小姐,在路上遇到一個穿軍服的老先生互相打了招呼。這老先生頭髮全白、很是佝僂了,胸前也是掛滿各色勳章。她便指著眼前還在陸續經過的隊伍問他是不是剛坐在吉普車上參加完了遊行。

老先生趕忙說:「No, no, they are for those ninties or eighties. I'm only sevety five. I'm too young for that.」





這是希臘代表隊。我得承認,南歐少女真是美得讓人目不轉睛。

在澳洲境內居住的的希臘人口數目,是除了希臘本國以外全世界最高的地方。雖然在澳洲又以墨爾本的希臘人最多,不過布里斯本也在Milton附近有類似一個小希臘的地區,聽說希臘館子很多。

不過,撇開這些不談,澳洲人什麼時候去幫希臘人打過仗啊?






參加遊行的退伍軍人由子孫輩陪同一起遊行的是很常見的事。不過當然也有很多是由子孫輩捧著花圈、相片代表參加的情況。

下圖是逆著遊行的方向拍回去,不只是參觀遊行的是人山人海,連參加遊行的人都是滿坑滿谷的多。

「澳洲兵源這麼充足啊?」貓忍不住問已經歸化澳客之列的Chester。
「是啊!我也是今天才知道。」

最後這遊行幾乎進行了三個小時左右才結束,遊行過後的隊伍也在市區就地解散。於是布里斯本市區假日僅有幾家屈指可數開門揖客的餐館、咖啡座,連同所有的大眾交通系統,在下午一點鐘左右全部被癱瘓。


創作者介紹

A Drifter's Destiny 旅人城郭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uma
  • 最近台灣的「前公主」因為水果報的狗狗跟太緊,連闖紅燈,又成了媒體焦點,看看省長有警用大摩托車開道,就可肆無忌憚地闖紅燈,真的有差啦!公主。對不起,是「前公主」。
    PS.公主也可以「前」嗎?當然可以,民主國家的不肖媒體敢給頭銜,怎麼不敢多加個前字。更何況,尼泊爾真的要出現「前公主」了,公主真的可以被「前」化的。


    現役軍人那張,應該是空軍的士兵,類似台灣的一兵
  • 公主前不前跟ANZ遊行有什麼關係啊?

    kuocat 於 2008/05/31 17:4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