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這家報社,前前後後加起來,工作已經超過十年。前五年的職務,可以用「顛沛流離」四個字來形容。
比方說,我考進來的時候是副刊編輯,兩個月的新舊勢力較勁後,來了一位新主管,他解決副刊人事重複的方式,就是把新人調走。於是我調去藝文組當記者,跑不到兩年,被以「沒有新聞感」為由調回副刊。之後待了一年多,作息太穩定了,連小孩都生了。哪裡想得到坐完月子回來沒多久,旅遊組有名記者出國唸書辦了留職停薪,我又莫名其妙地被調去填補空缺。一年後該名記者鳳還巢,我又被調回副刊組,理由是表現雖好,但沒有必要。由於對於這種理由十分火大,一等到機會就跳槽電子報。電子報生涯一年就告終,我在昔日同事的勸說下重回旅遊組,並與主管約法三章:不管在任何情況下,「絕不調組」!
算算我們這個單位,各個小組的記者加編輯大概七十人,像我這樣調來調去的,以次數來算,五年調五次在全報社不分單位也是第一名。如果用單位數來看,有一個從旅遊調消費再調影劇最後還是離職並在蘋果找到春天的男生;其後陸續還有人從天生玩家調消費又調副刊,或是從花編調消費再調家婦,以及命理調兒童再調家婦的。至於旅遊調藝文、藝文調旅遊、花編調旅遊、副刊調花編、花編調副刊……就更司空見慣了。
最近的大事是成立週報組,先前調過三次的人,有的又被調去週報。起先我還阿Q式地自我解嘲說,終於有人超越我已保持多年的紀錄。未料昨天下午我被告知也將要調去週報。
其實我在乎的不是調動這件事,調動無所謂,可以快樂的工作、做正確的事、把正確的事做好,就夠了。但是過去這些年這些人調動的目的在哪裡?我看不出來。那個「不調組」的微小承諾,忽然間就成了外食時使用的竹筷子上那根看不見的細刺,在我心裡扎出一個看不見的傷口,沒有流血但痛得難以忍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ocat 的頭像
kuocat

A Drifter's Destiny 旅人城郭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