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快一個星期沒有看到兒子,和老公、狗子清醒著打照面的時間,也不超過半小時。據說這是常態──自從週報開始運作後,每天清晨兩點才下班的人多得是,然後隔天下午再打著呵欠進辦公室,連頭都沒有抬起來過一次,天就又黑了。
最近有電視台在播幾年前美國地產大亨唐納川普自已擔任製作人拍攝的《誰是接班人》(The Apprentice)電視影集。當年播出的時候,我正好去紐約我姐姐家住了幾天,有機會看到其中一集。記得那時我姐姐對這部影集的評語是:「《我要活下去》(Suvival)的華爾街版」。

「apprentice」是指學徒,「survival」則有倖存者的意思。這兩部影集當年播出時都在美國紅極一時,從它們的遊規則來看,這兩個字應該可以視為同義字:互不相識的一群人進入被設定好的環境中,不管自願與否,最後都必須要除去自己的夥伴。

不過《我要活下去》的結局讓我比較期待,因為遊戲結束,勝利者(其實是倖存者啦!)就會帶著冒過險的記憶,回到原來的生活中;有的人喜歡把「那件事永遠地改變了我的人生」掛在嘴邊,但顯然去孤島度個艱苦的假因而造成改變的部分,對我而言比較能夠接受。另一個遊戲的勝利者要付出的代價就太大了。

現在看到《誰是接班人》重播,我想當初的俊男美女們,不管在什麼時候被淘汰出局,應該早就因為這部影集而飛黃騰達。但是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並不是他們為了賣一杯檸檬水惡言相向、捉對廝殺的醜惡嘴臉──那其實不算什麼,真的,有時我都懷疑自己也是這德性──讓人最感慨的其實是一大清早,已經梳洗完畢、化上美美的妝、穿著合宜的套裝、坐在長長的辦公桌後面的秘書小姐,拿起話筒清楚地說:「哈囉!川普先生六點鐘要在會議室見你們。」電話的那頭的學徒們還睡眼惺忪,絲毫不了解通過這個競爭之後,自己就會變成那個好像不曾休息過的女秘書。

每一集都會出現的那一幕,畫面帶到女秘書的時間不過兩秒鐘,不過看在一個淩晨兩點才回家的勞工的眼裡,覺得真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ocat 的頭像
kuocat

A Drifter's Destiny 旅人城郭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