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痛恨在辦公室吃便當。如果要追究原因,大概可以從當空姐吃飛機餐開始。
空姐的辦公室當然是在飛機上;一般人對於空姐吃什麼一定感到很好奇,其實空姐吃的跟客人差不多,而且因為有時候客人的選擇不夠,空姐還得釋出自己的餐點,然後吃剩下的選擇。空姐在飛機上用餐也是一種挑戰,因為不能回到組員座椅上吃,不能掉妝,站在廚房裡狼吞虎嚥之際,還得小心客人探頭進來要水喝。純粹為了不餓而把食物塞進肚子裡,不叫「吃」。

後來進了報社,從下半天才開始的作息,讓所有人都必須處理吃晚餐的問題。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有人習慣端個便當邊看電腦邊打電話邊寫稿,結果稿子似乎也沒有交得比較早,電話也是含糊不清地講。至於吃進去什麼,都一樣。

我覺得我的人生已經夠零散了,要求自己為了吃飯而去吃飯,只專心做這件事,應該不難吧?結果很難,因為老闆們除了不當自己吃飯是吃飯,也不當別人吃飯是吃飯。整個企業體都在透支身心健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ocat 的頭像
kuocat

A Drifter's Destiny 旅人城郭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