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紀西班牙的首都托雷多,以易守難攻的險要位置,成為十字軍東征的年代裡,象徵並維持著天主教在西歐的勢力。
在多年征戰後衰頹的托雷多,卻也意外地被完整保存下來;即使在千年之後,還能在這裡發現被遺忘的中世紀歐洲時光。

托雷多(Toledo)這個名字,早在2,000多年前就已經出現在羅馬古籍裡。當時的羅馬帝國是以控制托雷多,來作為征服伊比利半島的象徵。這座位在太丘河(Rio Tajo)曲道上的山城,三面環水,只有朝向馬德里的北方才與陸地相連。由於易守難攻,加上位置十分接近伊比利半島的地理中心點,因此自古以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直到托雷多在天主教徒與伊斯蘭教穆斯林數世紀的爭戰中衰頹,才失去了帝國首都的光環。

或許也有賴於此,戰後形同被棄置的托雷多,才能維持著它將近一千年前的舊有面貌。現在托雷多整座舊城區,都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遺產的保護之列。

拜訪舊城的起點,當然是這座城市的心臟:托雷多大教堂。(Catedral de Toledo)

托雷多大教堂

托雷多大教堂是西班牙皇室為了紀念1212年成功擊退阿拉伯人的戰役,自1226年開始興建的。相傳大教堂是由一個無從考據的法國建築師所設計,或許是因為它與當時法式教堂建築結構十分類似的緣故。大教堂裡保存著天主教的聖龕、法器,並為畫家葛雷戈(El Greco)特闢一室,展出他的宗教畫,這裡的收藏也公認是全西班牙的精華所在。

特展室裡則有以黃金打造、鏤雕極盡華麗的聖龕,因為是西班牙國寶,得請守門人打開重重大鎖才能進入。每年復活節後的第9個週四是聖體節,是托雷多最著名、最熱鬧的天主教節慶,像這樣華麗的聖龕,只有在這種特殊的節日才會被慎重地抬出去遊行。

由於曾是首都,數百年來西班牙的樞機主教都駐蹕在此。據說有某一位樞機主教生前遺願是要以自己的身體作為教會的基石,在他死後,遺體就被埋在大教堂某一塊大理石板下。後來的樞機主教們紛紛仿傚,因此大教堂的地板下、牆壁裡,都埋著許多樞機主教。

想知道位置,最好留意那些從天花板上懸垂下來的帽子:它們看起來跟現在羅馬教廷人士所戴的無邊圓帽大不相同,甚至比較像電影中西班牙俠客所戴的、插上一支大羽毛的寬邊帽。當你走在教堂裡看到前方吊著一頂帽子,意思是在它的正下方就埋帽子的主人,最好稍稍繞道以示尊重。

舊城漫遊迷宮小巷 

大教堂的四周,是中世紀建築至今、有如迷宮一般的狹小石板巷道;陽光很難照射進來,只有在正午前後,窄巷才會被太陽和兩側擺滿精鑄盔甲、面具或刀劍等紀念品店的櫥窗映得亮晃晃的。這裡最好的座標,就是大教堂的尖頂,認著它就有辦法走回主廣場(Plaza Mayor)和大教堂。

大教堂的西南側有遊客中心,跟著人潮沿著這條小巷前進,會抵達收藏西班牙重要的宗教畫家葛雷戈作品的聖多美教堂(Iglesia de Santo Tome)。這段路白天被賣紀念品的小攤販占據,到了晚上,稍微寬敞的地方桌椅一擺,就是品嘗道地西班牙風情的酒吧和餐廳。即使有路標,也很難不被有趣的紀念品店吸引去注意力,從店裡走出來再三轉兩轉,難保不失去方向感。

我終於了解托雷多之易守難攻,不僅在於它外圍險要的地勢,這些看來全部似曾相識的幽靜曲巷,就連當時一手捧著可蘭經、一手揮舞著彎刀征服伊比利半島的阿拉伯人,一定也有感到不知所措的時候吧?

行程建議

到托雷多的旅遊建議是最好提早一晚抵達,先在舊城區裡找家旅館住下來,這樣第二天就有一整天時間可以慢慢逛。南歐的豔陽威力絕對不可小覷,所以隔天起個大早,先走到最城西的制高點雷耶斯教堂(Iglesia de San Juan de los Reyes),去欣賞日出將整座舊城和太丘河染成金黃色的感人瞬間。

接下來出城過太丘河,循著環山公路往對面的山頂走。當地人在在河對岸的制高點設置了觀景台,擁有欣賞托雷多被太丘河三面環抱的最好全景視野:不僅大教堂的尖塔清晰可見,其下複雜的迷宮巷弄也讓人十分驚奇。

趁陽光還不太強之前要回到舊城區,參觀完大教堂、聖多美教堂等地,中午就可以躲進餐廳,優閒地吃完午餐後,傍晚再享受迷路在中世紀小巷的樂趣。

托雷多名人錄:宗教畫家葛雷戈

除了大教堂外,托雷多最吸引人的還有畫家葛雷戈(El Greco)。葛雷戈並不是西班牙人,1541年出生於希臘克里特島, 1577年去托雷多謀職。他的宗教畫人物除了表情栩栩如生外,四肢都過度瘦長,非常特別。葛雷戈在當時的首都得到賞識因而定居下來,變成西班牙皇室最受重視的畫家,直到1614年去世為止。

他的畫作除了部分收藏在馬德里的普拉多(Prodo)美術館外,所謂的「經典之作」都收藏在托雷多。除了托雷多大教堂外,最值得大排長龍去觀賞的,就是聖多美教堂裡的壁畫《歐喀茲伯爵之死》(El Entierro del Conte de Orgaz)。生在十字軍東征時期的歐喀茲伯爵,是這座教座的主要捐贈者。在他1322年去世時,據說天主教的聖徒聖奧古斯汀還從天而降來參加葬禮。這幅壁畫,就是描繪這個奇蹟。

不管什麼時間去,等著進去聖多美教堂看壁畫的人永遠大排長龍。注意囉!這幅壁畫中的所描繪的諸多人物中,只有兩個人是注視著前方觀眾的:一個是畫面左下方的男孩,他是葛雷戈的兒子;另一個站在群眾中的,當然就是畫家葛雷戈自己。

想要多了解畫家的生平和作品,還可以去參觀藏匿在彎彎曲曲小巷裡的葛雷戈故居所改建成紀念館(Casa-Museo de El Greco),根據考證結果,葛雷戈很可能當時並不住在這裡。但紀念館裡仍收藏了他部分精采作品,並可以大致回想當時的生活情境。


既堅固又易碎.托雷多紀念品


當地人向我推薦,在托雷多必買的紀念品,一項是金工,另一項是陶器。

或許是因為跟伊斯蘭世界長久的戰爭,又或許是戰爭帶來跟善鑄兵器的中東文化交流的機會,托雷多的金屬器具以華美精緻著稱。街上的紀念品店除了成品外,也少不了拿把小錘子敲敲打打的師傅。
閃著冷冷的銀色亮光的中古騎士盔甲、刀劍上還飾以繁複的金色花紋,從真正可以派上用場的到家中擺飾大小的都有,堅固得就像帝國從來不曾衰落的自尊心。

有趣的地方在這裡,除了耐砍殺的兵器盔甲外,托雷多另一項紀念品卻是易碎品──陶器。杯盤瓶甕應有盡有,色彩鮮豔得好像世界上最純粹的葵黃橙藍,都被收進一只盤子裡。刀劍盔甲保護騎士短暫和不堪一擊的生命,尋常百姓則隱匿在歷史的背景裡,但自有華美面貌;在沉澱千年之後,這兩樣還留存在托雷多的物事,連同這座衰頹中榮光不減的古城本身,都耀眼得令人難以抗拒。

◆ 前往西班牙須辦理申根簽證,相關訊息可洽西班牙商務辦事處:(02)25184901。

◆ 台灣並無直飛西班牙班機,可搭英亞航到倫敦、長榮到巴黎、華航或荷航到阿姆斯特丹,再轉機前往首都馬德里。

◆ 在馬德里阿多查車站(Atocha)可搭火車前往托雷多,車程約1小時,車票約4.80歐元。此外往來馬德里和托雷多的普通公車,約每半小時就有一班、車程4小時;直達車只要1.5小時,但1小時一班;車票約3.75歐元。

◆ 托雷多官方旅遊網站 http://www.diputoledo.es/(西語)

◆ 托雷多大教堂門票4.80歐元,平日10:30~18:30、週日14:00~18:00開放參觀,內部禁止攝影。門口有標示牌詳盡地畫出禁止事項,務請配合。

◆ 聖多美教堂位在Plaza del Conde廣場,門票1.20歐元,每天10:30~17:45開放參觀,內部禁止攝影。

◆ 葛雷戈紀念館位置很難說明,記者也是在小巷中繞來繞去,轉錯無數個彎後才發現它的所在;要去的話最好準備一份舊城地圖。週二至週六10:00~18:00 開放參觀,但14:00~16:00午休;週日僅開放到下午兩點。門票每人1.20歐元。

◆ 以托雷多的規模而言,可以住宿的地點還不少,從青年旅館到大飯店都有,但每年春天的復活節開始到9月是旺季,想要住在舊城區,最好早點確認。

原始出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ocat 的頭像
kuocat

A Drifter's Destiny 旅人城郭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