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克羅埃西亞中部的詩意山水,往南走,就是湛藍得讓人無語的亞德里亞海。這一段海岸十分曲折,其間還錯落著數不清的大小島嶼。晨昏時分站在海岸遠眺,霧藍色的山巒漸層淡去,好像漂浮在海上;臨海的綠色坡地上,還叢聚著橘瓦白牆的小村落,跟希臘愛琴海諸島喜以藍瓦白牆不同的時,這些小房子彷彿是特意綴上去的鈕扣一樣,在綠地藍天之間更加醒目。 

這個「大麥町」區(Dalmatia),就是大麥町犬(Dalmatian)的原產地。由於是古羅馬帝國的一部分,因此在重要的戰略位置,都留下不少古蹟。北起薩達爾(Zadar),經旭本尼克(Sibenik)、斯布利特(Split),一直到克羅埃西亞國土最南方的杜布洛尼克(Dubrovnik)。這些古城不但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的世界遺產保護中,而且仍有居民生活,非常迷人。

去聽亞德里亞海唱歌 

以木材和葡萄酒貿易而興起的薩達爾,雖然歷史可以追溯到古羅馬帝國,但到了中世紀,卻是東正教重要的根據地,這種拜占庭風格也讓薩達爾在眾多古羅馬遺址群中,格外充滿異地情趣。

古城其實位在一座小半島上,通過石造拱門,裡頭的石板路已經磨出淺淺的弧形凹陷,通向西元1世紀時就存在的主廣場。典型的拜占庭風格聖多納(St Donat)教堂,有著精緻玫瑰窗櫺的安納塔西亞(Anastasia)大教堂、聖瑪莉(St Mary)教堂,就圍繞在廣場四周。除了這些遺址,薩達爾最近在海邊建造了「海風琴」,潮水湧入碼頭下的管子,就會如同鼓風吹動管風琴般,發出深沉悠長的聲調,是欣賞亞德里亞海落日的最佳推薦去處。

薩達爾古城印象

身為旅人最奇特的感受,就是不管在任何場合,都會讓人意識到自己像是意外闖入的不速之客,有時讓人手足無措,有時是驚喜邂逅,但是最難得的,是即使漂泊,被受到深深祝福。

在薩達爾被教堂的鐘聲吸引,我走近一座不斷有人走入的教堂,探頭一看,裡面正在舉行彌撒。有位老太太正在彎身點蠟燭,眼角餘光瞄到正在門口張頭探腦的我,先是招手要我進去,我笑笑地搖搖頭想繼續杵在門口。於是她指指我,又指了指燭台架,嘴裡輕輕地說了些什麼,然後又點著了另一支蠟燭。

她說了什麼我聽不懂,但那一刻卻讓我差一點就要像蠟燭一樣垂下淚來。

不在羅馬的羅馬首都 斯布利特

唯一不在義大利境內、規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古羅馬帝國宮殿建築,就是建於西元614年的斯布利特。出身斯布利特的羅馬皇帝戴奧克里辛(Diocletian),據說一輩子只進過羅馬一次;他花了10年在故鄉建造這座宮殿,從羅馬的權力傾軋中全身而退。即使從現代人的眼光來看,這座巍然矗立在海岸邊的宮殿規模和其象徵意義,仍然令人敬畏。

不過經過上千年後,宮殿裡原本崇拜羅馬諸神的會所,已經被天主教堂和住家所取代;遠道從埃及運來的人面獅身像,是僅存的異教意象。二樓的拱廊,還能看到戴奧克里辛過去向西眺望亞德里亞海和羅馬的視野,但想要了解建築構造,就得到地下室的博物館去。

值得一提的是,從天子腳下的斯布利特棋盤般的小巷鑽出去,可以看到克國重要的雕塑家邁斯特洛維奇(Ivan Mestrovic)為葛利果大主教(Gregory of Nin)所作的銅像。據說摸了大主教的腳會帶來好運,所以它露出來的大腳趾被摸得亮亮的呢!

帝國最堅固的圍牆 杜布洛尼克

位在克國最南方、也是最受歡迎地中海度假勝地的杜布洛尼克,從7世紀君士坦丁大帝時期建造的古城牆就矗立在靛藍的海岸上,十分耀眼。

就像歐洲許多「一條通」式的古城一樣,進了杜布洛尼克的主城門,就有一條石板大街通向主廣場,大教堂、博物館,還在使用的市政廳,都在這裡。賣吃的用的小店和攤販,都分布在大街兩旁。

這條大街走到底就出城到了碼頭。碼頭上有許多船家經營玻璃船看海底珊瑚,或是純粹出海兜風的行程。亞德里亞海雖然是地中海的一部分,但是海水的顏色和氣味給人留下的美好印象,卻跟希臘愛琴海有很大的不同。

克羅埃西亞人認為他們身在歐洲,但是比歐洲人更懂得生活。這一點以在杜布洛尼克喝咖啡最能得到驗證。這座古城建造在臨海的山丘上,僅容兩人同行的巷子愈往裡頭愈陡。開在小巷裡的咖啡店坐位有限,所以大家都坐在外頭的階梯上喝咖啡看報紙,非常愜意。

◆目前台灣並無直飛克羅埃西亞航班,需先飛抵歐洲大城再轉機或搭乘歐洲鐵路前往。從海路也可抵達克國,當地最大的遊輪公司「Jadrolinija」在亞德里亞海有包括杜布洛尼克等眾多停泊點。

原始出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ocat 的頭像
kuocat

A Drifter's Destiny 旅人城郭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