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上灑了鹽後,增添了前所未有的美味;在面臨死亡之際,生才會蛻化成不朽的謳歌。死亡與鹽,相似得令人難以置信:它們不但都能封存事物,也都是生命無法排除的成分。

西元前 1 世紀,一群對當時猶太教失望的教士──愛瑟尼(Essenes),離開耶路撒冷避居死海附近的昆藍(Qumran)。住在峭壁的岩穴內、以牧羊維生的愛瑟尼,生活中最重要的事就是研讀舊約和猶太教典籍,並抄寫在羊皮卷上,裝入陶甕裡保存。但是在西元68年左右,愛瑟尼便消失了。1947年,一個貝都因牧童為了找一頭迷路的山羊,在峭壁上的洞穴裡發現了陶甕,立即引起全球考古界的重視;被封在甕裡兩千多年、殘破不堪的死海古卷,現被視為以色列最重要的考古成果,保存在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博物館中。

同樣被封存迄今的,還有馬撒達(Masada)。

西元前43年,希律王擔心埃及女王克麗奧佩特拉和大將軍安東尼聯手攻打以色列,因此在死海附近的制高點馬撒達,建造堡壘和兩座附設泳池的華麗宮殿,但終其一生都沒派上用場。西元68年,以色列發生反抗羅馬統治的第一次革命,一群狂熱分子趁機占領馬撒達。但在西元70年,羅馬弭平以色列境內的叛變後,便屯駐重兵將盤踞山頭的猶太人團團圍住,幾個月後,彈盡糧絕的馬撒達堡壘內只剩967人。

由於猶太教徒反對自殺,但又不願被異教徒俘虜;最後這些猶太人決定:絕不活著落入敵人手中。他們抽出10人來執行957人的死刑;再由1人結束其餘9人的生命,最後這人是唯一觸犯猶太教自殺罪的人。用大木樁攻破馬撒達的羅馬人,只得到一座死城。

據說當時只有一名婦人帶著兩個小孩躲過這一劫,才把馬撒達發生的事流傳出去。但直到19世紀發現馬撒達遺址後,故事內容才得到證實。廿世紀的以色列復國運動便以馬撒達作為精神象徵。到現在以國人民入伍後的第一把槍,幾乎都是在馬撒達領到的,藉以表明以色列永不再失土的決心。

從耶路撒冷沿著九十號公路往南行駛,大約只要兩個小時,路旁就會出現海拔「-400」公尺的標示牌;那時,在耀眼的日照下,一片霧藍的死海就會出現在眼前。

這裡是全世界海拔最低的陸地,但習於貼近地面行走的人們,卻很難覺察自己已經更接近地心、受到更多地心引力的牽扯。因為幾乎沒有東西能夠在死海裡下沉,重力的定義,在這裡顯得十分奇異。

死海一年至少有300個晴天,年雨量只有5公分;海水主要來自約旦河,和一些地下伏流匯入;但因為沒有任何河流從這裡流出,所以英文才稱它為死海(Dead Sea)。死海面積最大時,曾長達65公里、寬18公里。

在希伯來文裡,這裡叫鹽海(Yam HaMelah),因為注入死海的水裡含有大量的鎂、鈉、鈣、鉀和氯,比起一般海洋4%的含鹽量,死海的含鹽量居然高達33%以上。然而這麼鹹的海水裡,還是有生命存在的。除了浮在海面看報紙的人類以外,科學家們在死海裡發現11種細菌,但的確沒有發現任何魚類的蹤影。

含鹽量最高,浮力也是舉世之冠。水才不過到膝蓋高,身體就會感到急遽失去重量、一直要浮上來。個人推薦以雙膝微曲的坐姿進入死海,抓到平衡之後再輕輕伸展雙腿,這樣會比較容易地仰天「躺」在海面上。
浮在死海上的身體是失重的,但可不是所有的知覺都一併喪失。據說死海對治療皮膚病特別有效。聽過「在傷口上灑鹽」吧?即使是微小到你自己無法覺察的小痘痘、小擦傷,一進到死海馬上就感到灼熱。隨時記得保持頸部以上露出水面;萬一水花濺進眼睛,可得火速上岸用大量清水沖洗。

可惜的是,中東地區已經連續三年乾旱,在乾燥的氣候大量蒸發下,海岸已退去數百公尺。原本沿著死海修築的公路,兩旁盡是亮晃晃的、摻雜著大量鹽分的沙土。

在水面與陸地的交界,鋪遍了潔白得有如雪花的結晶鹽,讓藍得令人屏息的死海,看起來更不真實。大部分的死海海灘都是顆粒略粗的沙灘,老實說,赤腳走在上頭的感覺只比走健康步道好一點。至於全球仕女奉為珍品的死海泥,只在少數由私人管理的泥灘可以發現。死海沿岸也是齊布茲(kibbutz)分布最多的地方。

這種存在以色列超過半世紀的合作共有經濟體制,是許多看透資本主義黑暗面的人所想望的烏托邦。奇布茲的沙漠農耕技術算得上獨步全球。以隱基底(Ein Gedi)的哈瑪若(Hamme Mazor)齊布茲為例,因為低海拔、含氧量高,裡頭遍植來自五大洲的植物,簡直就像一座大植物園。

因為海拔低、地面氣壓稍高,所以死海盛傳陽光中大部分有害的射線會被空氣濾除。但這可不表示人在死海不會曬傷唷,我可就看到好幾個誤信陽光無虞而曬得像紅椒的人呢。

Maktesh 國家公園 大斷層現生機

「過了死海是什麼?」如果你以英文問以色列人,他們會笑著告訴你:「Pass the Dead, it s life.」雖然是笑話,但猶太人的確在死海以南的曠野中,開發出不少新生命來。

走90號公路過了死海南端,就會進入Maktesh 國家公園。「Maktesh」形容有如一個大石臼般、底部平坦的凹陷地形,只不過這顆石臼有300公尺深、40公里長、10公里寬,還有32種不同的地層。由於位在敘利亞─東非大斷層上,這裡的峽谷景觀非常壯闊,走上一趟直像是上了一堂穿越三百萬年的地質史。

自古羅馬時期起,Maktesh就是駱駝商旅必經途徑,現代人想要馳騁在峽谷底部的荒蕪中,除了駱駝,還有吉普車。這裡常見的野生動物有山羊,眼力好一點可以看到鷹、羚羊或蛇。本來到以色列學沙漠灌溉的導遊杜馬赫(A. DuMosch),因為愛上這塊土地而待下來。他說這裡還有蒙古野馬,不過跟蛇一樣少見。

Maktesh 國家公園的門戶是拉蒙鎮(Mitzpe Ramon),小鎮規模不大,中心區約15分鐘可以走完。沿主要道路班古里揚大道往南走到底,可到達頗受歡迎的駱馬牧場(Alpaca & Llama Farm:08-658-6104)。牧場裡其實養了不少馬、駱駝和安哥拉羊;十年前從南美安地斯山成功地引進駱馬養殖(頭上有毛的是Alpaca,眉清目秀的叫L lama);由於駱馬毛冬暖夏涼、保溫又透氣,所以牧場便在夏天剪下駱馬毛編織成各種衣物出售。駱馬性情溫馴,但一高興起來便大噴口水。所以如果想靠近點去餵牠們,可得提防口水攻勢。

◆尹波克(Ein Bokek)是死海沿岸較多飯店聚集處,飯店內多附有死海泥浴等Spa 設備,如:
 Grand Nirvana Spa, Resort&ConventionCenter 電話:(07)668-9444,
 HolidayInn集團Crowne Plazan Dead Sea:電話:(07)659-1919。也可洽以色列觀光飯店協會

◆有死海泥的隱基底海灘,是由全以色列最熱門的哈瑪若齊布茲管理。哈瑪若已具相當規模,所生產的礦泉水非常有人氣。齊布茲內除接受志工申請,也提供部分房間住宿,一晚120美元起。若只使用其尹加迪海灘設施(可以自己做泥浴哦)需52以幣。當地電話:(07)659-4813

◆從耶路撒冷前往死海,昆藍是第一個休息站。遺址復原成當時愛瑟尼洗浴、燒陶或撰寫的居室;服務處販售的死海產品甚多,至於7分鐘長的解說短片相當值得一看。入場券每人13以幣,當地電話:(02)994-2235。

◆愈早出發到馬撒達國家公園愈好,否則中午炙熱難擋。登山纜車從早上8點開始搭載,來回票約47以幣,附送礦泉水一瓶。除仍在進行考古挖掘的堡壘外,山上還有兩條步道,入場券每人17以幣。馬撒達24小時服務專線:1-800-54-6666;當地電話:(07)658-4207。每年夏季夜晚還有回顧羅馬攻破堡壘的露天聲光秀,每人33以幣,洽詢當地電話:(07)995-9333。

◆拉蒙峽谷旅客中心電話:(07)658-8698,可查詢各種沙漠探險行程。杜馬赫經營的Outofthe Wilderness吉普車峽谷探險之旅,8人1車不含餐點,半天約1250以幣,如夜宿沙漠則需1400以幣,當地電話:(08)653-5053。或上以色列最新觀光資訊網查詢。

原始出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ocat 的頭像
kuocat

A Drifter's Destiny 旅人城郭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