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紐約關於熱的感覺這件事,我最近才有一點點醒悟。

在台灣,夏天氣溫飆破攝氏30度算是很稀鬆平常的,朋友們碰面大概也都言不及義地「熱」喧兩句:「今天很熱喔!」「有比昨天熱嗎?」「中午真的很熱,下午就好一點。」「到底要熱多久啊?」諸如此類就好像美國人碰面時會問對方:「How're you doing?」但又不是要你認真回答的敘述。

這兩天氣象預報說紐約白天高溫會到華氏100度以上,所以我們中午一到就趕緊出門去逛 mall 吹冷氣。車子還特意停在一棵樹下,多少求點庇蔭,結果兩小時後回來,留在車上的一瓶玻璃罐裝冰紅茶,熱到連罐子都燙手。跟台北不一樣的是,這裡再熱,走在馬路上都有風,只不過是一股全面從柏油路往上竄的熱流,烤得人快融了。

有趣的是,又熱又曬,但沒有什麼人戴帽子,更別提撐洋傘這種台灣仕女在夏天獨有的樂趣。同樣的,我坐在車上握著那罐熱紅茶,問握著熱方向盤的紐約熟客車子怎麼沒有遮陽板?他反問我說:你有看到有人用嗎?

但是讓我真的意識到「熱」這件事的,並不是破百的高溫,而是滿街穿著肚兜晃來晃去的紐約熟女。其實上半身兩件細肩帶背心搭在一起在紐約是很普遍的夏季穿著,聽說以前也有人穿著肚兜式的背心上街,但比例很低;從去年開始,大方露出「背景」的人,就跟氣溫一起暴增。到了今年這幾天,在連續熱浪的推波助瀾下,所有可以穿上身的紡織品彷彿都蒸發似了的,街上到處是衣不蔽體的女人啊!

只遮著中間那截的小可愛,愛用者以青少女居多,走在路上的熟女們,就怕天熱還會煮不熟似的,能少一片是一片地儘量少穿。站在街上一眼看過去,我好像看到每個女人的背上都被放大鏡聚光取火,燒出一塊麥芽色的裸背來。像我這種夏天喜著白色長袖麻紗襯衫遮遮掩掩的怪物,一上街就引人側目,簡直就跟當街行搶一樣,需要立法禁止啊!


創作者介紹

A Drifter's Destiny 旅人城郭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