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今年紐約兩支美式足球隊伍在季前預賽捉對廝殺時的場邊一景,那些穿著綠背心的是攝影記者,長達三小時的比賽裡,全程扛著大砲不斷來來回回地跟著足球員跑。

第二張照片則是今年美國網球公開賽在資格賽的第二天,為了晚上六點開始的比賽而提前進駐場邊準備轉播事項的電視台。提早是多「早」呢?早上九點。

其實這篇雜記只有這兩張照片跟紐約有關係。我要講的其實是台灣的電子媒體很「特別」的地方,就是不時會拿自己當新聞題材報導。例如颱風天搶著走進淹大水的路段,甚至蹲下來讓觀眾以為水深及胸,不然就是開著SNG車衝到明知已發布土石流警報的區域,然後拍車子差點被沖走的畫面,好告訴觀眾:「某某台挺進災區最前線!」。除了引導嫌犯:「你喪盡天良,會不會後悔?」好像在幫法官問來作為量刑標準,有時某一個事件進度緩慢,在沒有「新」聞可報的情況下,管家、警衛、左鄰右舍的對講機、巷口超商店員和收銀機背影、市場豬肉攤老闆抓著油亮亮大菜刀的手,通通都可以上鏡頭,看似搏命實則愚蠢的程度,不下於小牌藝人參加以整人為樂的綜藝節目。

最近媒體自己往自己臉上貼金的報導角度,也從試圖把自己變成受災戶,轉變成跟靜坐比久。一臉倦容的主播顧不得年齡會被看穿,頂著垮下來的妝就on鏡頭;友台們集體把器材和打盹的人員靜置某處的畫面,或是所有的攝影記者拚命往某人某處衝(哈!有沒有想過這其實是因為有人跑得最慢?),或是兩三個文字記者用盡所有的手指幫所有媒體抓著麥克風,都成了「新聞」,彷彿這麼拚命工作的,僅此一家啦!

回頭想想我在媒體工作時遇見的人裡,有一個人曾經給我上了寶貴的一課。記得幾年前曾經提出一個去貓王故鄉曼菲斯的主題旅遊計畫,並且已經通過層層長官覆審,但在老闆一毛錢都不願意給、長官還擺出一副「給你公假就要懂得知足」的情況下,自己設法去搞定當地的觀光局、博物館、食宿和最重要的國際線機票的贊助。

花了一個多月猛寫英文信後,曼菲斯當地的苦主大都乖乖就範,只有飛曼菲斯的某航空公司在並非沒有經費的情況下拒絕贊助機票。我列出了報份、報導效益等資料打算再次去說服他們,結果該公司當時的老總反問我說:「這是你們報社要的報導,為什麼成本要由我來負擔?You want the story?  You have to cover it!」當場回絕了這項不樂之捐。其後因為無法說服以為廠商能贊助自己的報紙是種特許或恩惠的老闆打開荷包,曼菲斯之行因此胎死腹中。但是為了維持公平報導的原則,媒體應該要自己負擔各種報導成本,也變成一個我相信但從未被實現的理念。 

現在來看各家媒體爭相報導自己有多認真的情況,真是教人啼笑皆非。難道豆漿店老闆每天淩晨三點就要起床磨豆子、KTV服務生早上四點鐘下班、氣象觀測站人員得爬山上班、老師利用寒暑假進修教育學分、作家每天固定書寫一萬字、黑手得躺在汽車底下修車……這些是新聞嗎?那麼為什麼媒體輪班工作到很晚、自曝在危險之中會是新聞?認真,是應該的!如果你們以為那是條新聞、非要播報那條新聞,那就自己承擔!談不上專業,也千萬別把敬業當新聞啊!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