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夏天,New York Philharmonic 都會推出「Concerts in the Park」,走出 Lincoln Center 到紐約州的五個行政區的公園裡去巡迴演出,但是根據紐約熟客推薦,還是以在 Manhattan 的 Central Park 那幾場最具可看性。這個夏天的「Concerts in the Park」訂在 7 月 18 日的 Central Park 畫上句點,因此就算拚著晚上有 60% 以上的降雨機率,還是打算出門賭賭運氣。說來好笑,以「為了讀者知的權利」之名現場參與這種場合,是我跑新聞時夢寐以求的,但這願望卻得等到離開那一行、再也不用為了其他認或不認識的人、想或不想知道的時候,才真的實現。 


話說露天音樂會 8 點鐘開演,但是 Central Park 的 Great Lawn 從傍晚 5 點就開放民眾進去鋪毯子野餐。旁白一句:這緯度高的地區到了夏天就讓人生理時鐘錯亂,晚上 8、9 點了天還濛濛亮;所謂「傍晚」5 點,還比較像是下午 2 點的午茶時間。總之一陣拖拖拉拉的出了門、買好熟食、停好車、進了公園,已經 8 點 15 分了,但是提著大包小包一起進公園的人還是很多。這晚NY Phil只演奏 3 首曲子,John Adams 的 The Chairman Dances 才開始不久,不過這時仍是晚餐時間,在暮色中動來動去的人群,如果不是忙著找位置坐下來的,就是忙著吃東西。

難以割捨的職業病使得我不斷地往舞台前的人群走去,想拍下這幅 5 萬人齊赴心靈與胃腸饗宴的壯觀場面。不料這時天空開始落下幾滴小雨,台上的音樂家們雖然都鎮定自若地繼續演奏,但台下的群眾可忙不迭地撐起大傘;畫面上方是金黃色探照燈照射下的耀眼天團,底下全是撐著黑乎乎的雨傘吃三明治、打手機、找朋友的紐約客,感覺真的太怪啦!

幸虧這場小雨來得快去得也快,在天黑後登場的是 Prokofiev 的小提琴第 1 號協奏曲;不過從四周稀稀落落的掌聲聽起來,客席指揮 Marin Alsop、首度和 NY Phil 合作的小提琴家 Leila Josefowicz 和普羅高菲夫,在紐約都沒什麼知名度;直到最後一首命運交響曲的命運之神有如當頭棒喝的叩門聲,才讓現場 5 萬人一片叫好。

貝多芬在公園裡的知音們開始點起蠟燭和雪茄,歪躺斜坐在電影裡才看得到的那種格子野餐布上,從涼鞋裡露出來的腳趾頭還很準確地跟著「薑薑薑.薑」打拍子。這種不管紳士淑女都踩著夾腳拖鞋的景象,在十幾年前我第一次到紐約、跟 Wall St. 滿街風衣颯颯的美國頂尖金融人士錯身而過的那個片刻是無法想像的。幸好除了腳趾大動、猛啖匹薩三明治壽司的人外,還是有裝模作樣的紐約客帶著紅酒、高腳杯、甚至是原木圓砧板來切起士配葡萄酒;明明懶散也要優雅,不管在哪裡,都要不厭其煩地表達我要我行我素才正確啦! 

照慣例,夏季露天音樂會結束時會施放煙火,而且還滿久的。我所在的位置其實離舞台很遠,就算是看煙火,也只能隔著好幾叢色彩變幻的樹影描邊,遙想煙火的燦爛程度。很戲劇性地,在最後一發煙火衝上夜空、迸發、人群嘆息、斑斕黯淡的剎那,又開始落下傾盆大雨。5 萬人同時往外衝的景象也是夠壯觀的了,更別提還有制服穿得凹凸有致、緊得不能再緊的胖黑妞交警尖叫著跑去抓雨衣的精采畫面。那一瞬間我突然了解,這世上很多美好的事物之於我都有如這晚的音符與煙花,或是像吊在驢子面前那根聞得到吃不到的紅蘿蔔,然後總有兜頭大雨,大雨也很美好,哈!
創作者介紹

A Drifter's Destiny 旅人城郭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ily
  • 這篇也有愛句,喜歡腳趾薑薑薑薑的那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