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為什麼美國人在 7 月 4 日一定要放煙火慶祝國慶,總之外鄉人能正好看得到盛會,就好像賺到什麼莫名其妙的贈品一樣,讓人不由自主地感到心滿意足。

為了湊這場熱鬧,我們先和朋友在外頭混一整天:帶小孩開 1 小時車去 Oyster Bay 看鱟魚和玩水、被突如其來的傾盆大雨淋得溼漉漉地衝回家洗澡,馬上又匆匆忙忙地出門到 Flushing 吃晚飯,再去人擠人地坐地鐵,前往和 Manhattan 以 East River 一水之隔的 Queens 河岸去趕晚上 9 點的絢爛。

其實一到 7 月 4 日,美國各個城鎮或大或小都會燃放煙火應景,又以歷史古都 Boston 最有口碑;不過在紐約客心中排名第一的,還是這場 Macy's 為 New York City 在 East River 上施放的煙火秀,規模之大,據說 在Manattan、Queens、Brooklyn、Staten Island 四個行政區,據說甚至遠在 New Jersey 那側都看得到。

我們坐的 Subway 7 在 Vernon Boulevard-Jackson Avenue 的出口,離河岸還有兩、三個 block,但是人潮已經洶湧到寸步難行,而且愈往河邊人愈擠,NYPD 一看人滿出來了就逐區封鎖,後來的根本沒有法子擠到前排。那麼到底前排的特等席得幾點來等?紐約客的回答是最晚下午 3 點。既然沒有「特」別提早來「等」,只好在外圍地帶晃來晃去。這一帶河岸目前大都因為某項建築工事而封閉,我們只好在鐵絲網圍籬前探頭探腦,設法找出最能看到 Manhattan 天際線的縫隙。

這種見縫插針的感覺,跟在三重河堤上擠著看我們自己的國慶煙火差不多:雖然沒有民主黑輪,但紐約也有大排長龍的冰淇淋車和叫賣螢光棒的小販,和一種無法形容的興奮情緒在空氣中瀰漫著;只不過我們大多是在水泥堤防上鋪張報紙就跟陌生人一個挨一個地坐,這兒多的是懂得要帶海灘椅沿牆晾一排的紐約煙火熟客。

我好不容易在一扇鐵網門的邊緣找到遠方小指大的帝國大廈剪影,雙手立刻架起拐子並且祭出相機,就怕一不小心會被身強體壯的紐約客奔牛群撞飛出去。9 點整開始炮聲隆隆地施放煙火,跟講究細節的日本人放花火不一樣的是,這兒的煙火更講究震撼力,不等煙火的煙散去就又點火了。從相機觀景窗盯著這一陣聲東擊西煙硝瀰漫,久而久之居然有種帝國大廈被重砲攻擊的錯覺。

煙火大約 20 分鐘結束,朋友們一臉錯愕,原來以往的煙火大都能撐上半小時,不意今年提早 10 分鐘熄火,大夥兒一邊隨著人潮往來處疏散,一邊好像掉了什麼東西一樣心神不寧。回程的地鐵當然又是擠到一個苦不堪言,朋友遂合議反其道而行地搭到 Manhattan 總站,趁原班車掉頭時搶到位子坐下來。包括同行的兩個小孩在內,車廂裡所有的兒童都弓起身子倒頭大睡,大人們也是晃神得直打呵欠。抵達家門時已經隔日凌晨,大部分美國家庭暑假的第一個 long weekend 也告終,然而我想國慶日早在 9 點 20 分就在 East River 上空結束了。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2502
  • 是我的電腦還是眼睛?好像無設定行距?字都黏在一起<br />
    了,不過還是瞪大眼讀完,喜歡那個在圍籬前探頭探腦<br />
    的樣子^^
  • 妹仔
  • 昨天聊完養兒方知父母恩<br />
    今天阿熊哥就說有個部落格<br />
    台北和紐約的航程 好像剛好跨過一個白天轉換黑夜的時間<br />
    在地球的對面那一點<br />
    記得我們已經預訂台北要吃飯匪類喔 <br />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