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1和本身之外,不能被整除的數字,叫質數。我喜歡質數,感覺上像是一種理念、一種宣示,就是那種除了原初的意念與最後發展完整的全體之外,再也無法被分割的物事。

再說一件我喜歡的事。我喜歡做「對」的事,並且把這些事做到最好。很難分析為什麼我會有這種偏執,我想這就是我腦子裡的質數在作祟。

如果從1987年我上台北唸大學時打工開始算,到今年我已經工作20年了。這其間根本沒有什麼時間真正稱得上是「鬆一口氣」,總是有想做對的事、總是有想做好的事。進到媒體轉眼間也12年了,這12年也是我覺得自己是真正雙腳踩踏在台灣這座島嶼上的時候;站在任何讀者的前面去了解世界的真相,讓我想做對和做好的事,更多到無邊無際。

不過最近一兩年,我愈來愈覺得自己在繞遠路,有時還愈繞愈遠。消耗我最多精力的,竟然不是創意。姑且不論前面20年的社會養成教育,我的生命已經走到中點,接下來還能有創意和有活力的工作的時間,還有多久?我不斷地問自己這個問題。

離開的時候或許到了,不過選擇在這個時候離開,或許不是最好的選擇。尤其是在經濟這麼不景氣的時候、中老年失業率攀升的時候、下一個工作還沒有著落沒有想望的時候、對島嶼的信仰在動搖的時候,還有一個愈竄愈高的兒子等著吃飯的時候,放棄一份穩定的收入,從很多方面來看,都是不明智的決定。

但是我要很認真的說一句我真的相信、但是真的很老掉牙的話:休息是為了走更遠的路啊!

從三月一日遞出辭呈後,已經得到許多同事的關心,在這裡致上深深的感激。過去彼此腦力激盪和為了工作相持不下的畫面,已經讓我開始懷念。

我已經離開過這裡一次,並且得到再回頭的機會,我想未來要再得到幸運之神三度眷顧的機會已經微乎其微。未來跟大家在不同的場合相遇的情景,也讓我非常期待。

「離開」這件事,從來就不是一件好處理的事,經過過去這些年許多同事的來來去去,也讓我深切地體會到那種留在原崗位上兢兢業業、卻彷彿被拋棄的寂寥。要勇敢,這是我跟許多掙扎著要離我而去的人最後的祝福,現在我不但要這樣告訴自己,也希望這次真的可以不帶任何怨恨的離開。因為最讓人怨恨的,其實是不思改變的自己。

各位親愛的朋友,我想要改變。
網頁可以被刪除,但記憶不會,我希望能在不同的地方以不同的身分再跟大家相遇,屆時我們可以笑著談起這一段回憶。

有時盈虧,但月不落,否則長夜漫漫,何以為繼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ocat 的頭像
kuocat

A Drifter's Destiny 旅人城郭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