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醒來睜開雙眼時愣了一下,因為左眼眼前出現一個細細的「Y」形黑線。
 
我記得眼睛裡的每一條線。據說每個自然產的嬰兒在通過產道時,因為被擠壓的緣故,眼球的微血管多少都會有點破損,因此會在眼前出現細線;如果凝視它,它還會移動,其實只是因為它的位置不在瞳孔正前方,移動視線也等於移動眼球,它當然也跟著往天南地北跑;跟因為視網膜剝落而形成的飛蚊症,應該還有點距離。
 
有一次跟朋友聊天的時候聊起自己的怪癖,我記得自己很小的時候就故意訓練自己去注意聽很微弱的聲音、去觸摸每樣東西的質感,和在黑暗中辨視方向或形狀。所以很早以前,我就知道自己左右眼球裡各有著哪些形狀不同的線:右眼的看起來像是一小段捲捲的細毛線,還是中空的;左眼的像是一個細細的小「ㄑ」。有時自己光是坐著、讓視線追逐這些小目標就滿有趣的,可以玩上個把鐘頭。
 
不過今天早上這個 Y 形不速之客就讓人驚嚇了,當我故意盯著它,好讓它在眼前跑一下的時候,居然後頭還跟著出現一個小黑點。我心裡有點希望它是不小心掉進去的髒東西,因此找出人工淚液來點;洗完臉後再看了一下,結果它還是在。唉,我實在不願意往飛蚊已經大舉入侵這個方向去揣度,但是從小自負視力過人的我居然也要面臨眼光不好的結果,這種感覺就是蹊蹺吧。
 
澳洲給學生的健保裡,是不包括眼睛和牙齒的,所以在出國前我還去看了牙科和眼科,著實地修補一番。牙科還好,眼科就是右眼有點老花,左點有點散光加遠視,拿了兩小瓶眼藥水回來點了一個月,心想還是配副眼鏡以防萬一,去眼鏡行重新驗光時居然變成近視加散光,但是也大概在五十度左右。這結果還是比之前我剛離職時好一點啦!只是現在上課時不免要戴上眼鏡才能看清楚白板上的投影片內容,還是不免唏噓兩聲。
 
點眼藥水時我想起一件事。大概在國小一、二年級的時候,有時會看見我爸仰起頭來點眼藥水的模樣。那東西其實小孩還用不著,而且效用是什麼也不知道;總之某天在家無聊,就拿出同樣把瓶口倒著點就能流出來的綠油精和眼藥水出來玩,並且還把兩種藥水瓶口對著倒來倒去,看能不能讓多的流到少的那瓶去,玩完就忘了有過這碼子事。其後某天不知情的爸爸拿出眼藥水來點,結果當然十分慘烈。閩南語形容小孩子皮叫「目睭筋大條」,這句話被我記得這麼清楚,就是因為這是我小時候三天兩頭就聽到的評語。忘了那次自己有沒有挨打,那不是重點,因為後來有過不小心被綠油薰到眼睛的經驗,所以此後就打從心裡同情起我爸爸來:有這麼頑劣的小孩,日子真的不太好過吧!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