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出生之後,我失眠的狀況更加嚴重。
 
書上寫小嬰兒因為喉頭肌肉還沒有發展完全,所以睡著時會發出輕輕的唏哩呼嚕聲。果然一般人常用的「睡得像嬰兒般安詳」完全是個錯誤的描述,兒子的打呼聲雖然尚不及寬爸震天價響,但這新增的雜音馬上就進入讓我輾轉難眠的清單之列。
 
不過恐怖的並不是打呼是天賦人權這件事,反而是在睡夢中意識到沒聽見他呼嚕呼嚕的瞬間,就像恐怖片裡的僵屍一樣,我會立刻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跳起來撲到一尺外的嬰兒床上,湊過去聽兒子是不是還在呼吸。
 
當時月子是在娘家做的,某天經過前晚一夜折騰,早上起床臉色十分難看。我娘問我怎麼了,我說:太累了又沒睡好。沒想到新科外婆脫口而出就是一句:「生了小孩之後,你這輩子都睡不好了。」
 
離我娘展現她「知女莫若母」和三十多年育兒經驗的智慧時刻又已過了八年,其間兒子也從輕微的呼嚕呼嚕,發展到能在夢中自演自唱,真的,過去這一年來我能睡得不省人事的夜晚,大概不多於八天吧?口齒不清的夢話當然讓人啼笑皆非,但安靜的時刻總是最讓人不安。不過寬媽也是進化中的物種,隨著年紀漸長,身體的反應也大不如前,鯉魚打挺已經吃不消。寬媽索性挨到淩晨兒子上完廁所、度過淺眠期後再上床睡覺,但這時通常已經看到魚肚白了。
 
這輩子真的能有機會再體會真正睡著的甜美嗎?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