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5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下班回家的路上,會經過一段繁華的社區型商業區。水果店、速食店、生機飲食材料店、麵包店、服飾店、診所、租書店……諸如此類讓歐巴桑逛過去還可以一路思索著要幫家裡添購什麼的機能性商店。我在水果攤上買了兩顆鳳梨,付完錢轉過身來走了幾步,迎面走來的一對男女忽然叫住我:「小姐小姐,請問這裡哪裡有吉他店?」

「吉他店?」我重複地說了一次。

「是啊,吉他店。我們掛號要檢查的時間還很早,我姐說想出來逛一逛,你不是住在這裡嗎?」開口說話的男子看起來至少有三十歲了,而他身旁這位茶髮少女看起來二十出頭,實在很難讓人想像會是他的姐姐。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個很難敘述的故事。因為細節太紛亂,結局卻從一開始就顯而易見。

在考上大學之前,我的小宇宙大概只有一個三十萬人口的鄉鎮那麼大。那是個文組錄取率還無法突破20%的年代,許多我的高中同班同學都在重考之列。其中一個死黨臥薪嘗膽一年後,和幾個同校的男同學不約而同地考取了中部某所大學。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我大學女同學逐漸邁向生命終點的同時,班上還有另外一個身影也在安靜的消失當中。

我們系上那兩年因為某佛教團體的緣故,前後來了兩位泰國僧侶。身材高大、年輕時好勇鬥狠、二戰時期是泰國皇家空軍戰鬥機飛行員的師兄,早一年來;黝黑瘦小、曾是充滿夢想個性不羈藝術家的師弟跟我們同班。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唸大學跟中學最大的不同是,雖然是同班同學,但從來沒有到齊過。總是會有人像游離的幽魂,料不準何時會出沒。

 

班上有個女生,大一剛開始時,在上共同課的課堂上還見過幾次面,個頭小小的,中等長度的直髮束在頸後,印象中沒聽過她開口說話,所以記憶中,只有擦身而過時她硬擠出來的一抹羞澀的笑。後來因為選修的科目變多了,到了大二的時候,就沒再碰面了。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公司最近搬了新的辦公室,於是工作秩序和生活邏輯,也在重新架構中:名片、地址、電話號碼、傳真號碼、網路位址、上下班路線、文件傳遞、外食地點……所有要更新的事項之多,不下於皮夾遺失。

比較奇特的是,待在新辦公室,時間感也改變了。

現在每個人的辦公桌四周,都多了一層矮矮的隔板。往往一進辦公室,把頭埋進這方小小的堡壘裡與工作廝殺,再抬起頭來,玻璃帷幕外的天空就已經暗了。那道早上走進來的門,日光也在瞬間退去。

kuo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